特色栏目
 
 
当前位置: 首页>>特色栏目>>营养课堂>>正文
【营养论坛】有机牛奶从哪儿来
2010-07-02 08:28 三联生活周刊 俞力莎 鲁伊  发布范围:公开
   王占利接受采访时,出示了一份由北京市质量技术监督局颁发的《有机生鲜乳生产技术规范》,起草单位上赫然写着:中国农业大学,北京归原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。这位农民企业家颇为自豪地告诉我们,从今年7月份开始,他们公司的有机奶生产技术规范已经正式成为北京市地方标准。

  他一边说着,一边打开了一盒全脂酸牛奶,“看,光滑得跟镜面一样”。他把盒子整个倒过来,凝脂如玉的酸奶在里面纹丝不动,“浓度高,倒不出来”。

  ◎俞力莎  鲁伊

  想做“特殊奶”的奶牛场

  归原公司的前身是一个很小的集体奶牛场,奶牛存栏量只有76头。1998年搞乡镇企业改革的时候,王占利花50万元买断了76头奶牛的所有权,并以每年5000元、10年一个递增的价格租下了奶牛场的土地。那会儿的牛奶并不好卖,王占利还清楚地记得,当时延庆的八达岭乳品站给出的收购价仅仅是每公斤七八毛钱。

  奶牛场的第一个机遇发生在1999年,北京市政府出台了一项养牛贴息补助的政策,王占利借着这个机会开始大批量地买牛。到了2001、2002年,他已经拥有了1000头奶牛,1200头肉牛。奶牛场的规模上去了,原奶的销路却成为一个让人发愁的问题。三元、伊利、蒙牛都不太喜欢收购本地奶,王占利给蒙牛的奶站送了几次奶,都因为“有异味”而被退回来了。这种情况让他忧心忡忡,觉得养牛这条路要继续发展下去太难了。说到这里,公司党委书记、妻子王秀梅插进来一句:“当时挣钱主要是靠倒卖牛,是一种不正常的盈利模式。”

  不甘心就此放弃的王占利萌生了一个想法,希望能通过做“特殊奶”、“生态奶”来解决牛奶的品质问题。2004下半年,一次偶然机会让他认识了中国农业大学的李胜利教授。经过咨询,他得知了“有机奶”的概念,心动不已。

  中国农业大学中美奶牛研究中心推广主任杨敦启则对本刊记者说:“中国农大研究有机奶已经很多年了,有机奶的生产建设体系在理论上已经成立,但是还需要一个实体经济模式来支持和验证体系的完善程度、有效程度。因此,李教授的研究团队也一直在寻找一个合适的牧场来进行实践。”

  双方一拍即合。于是2004年9月,王占利注册成立了归原生态农业发展有限公司,并在李胜利教授的牵头下,与来自农大反刍学院、食品科学与营养工程学院的专家共同成立了有机奶课题组,正式开展有机奶生产体系的规划建设。

  有机认证,从土壤开始

  生产有机奶远比想象的要困难得多。有机奶的最大特点是纯天然、无污染,在其生产和加工过程中绝对禁止使用农药、化肥、激素等人工合成物质,因此,从饲料作物的土壤环境开始,就必须经过严格的认证。本来养牛的要求是“本地化”,即用本地的饲草喂养牛群。但是当时延庆还没有经过认证的有机地,王占利只能从东北的291农场购进饲料。饲料来源勉强解决了,他又发现了一个新问题,自从喂上了有机料,奶牛的产奶量急剧减少了,从原先的22~23.5公斤,一下子下降了八九公斤。王占利和李胜利教授反复探讨,做了很多试验,终于发现是因为饲料种类过于单一,从东北购进的有机饲料也只有玉米、大豆、麦芽秆三个品种。

  延庆康西草原是国家级生态示范区、北京生态涵养发展区,在这里培养有机地具有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。于是,从2006年开始,王占利开始尝试在本地承包土地种植有机饲料。头一年,他就承包了5000亩玉米,3000亩紫花苜蓿,此后逐年扩展,到目前为止,承包的饲料地一共达到2.8万亩,全部经过了有机认证。饲料品种实现了多样化,有粗草,包括羊草、紫花苜蓿,有精料,包括玉米、玉米豆、土豆、大豆、麦芽秆,还有李胜利教授特别调配的小料等。

  李胜利教授在接受采访时也提到:“牛奶成分,尤其是乳脂率,受饲料影响很大。传统饲养都是粗饲料加精料,这种情况下如果粗饲料质量很差的话,乳脂率会偏低。国内外大量的研究都表明,如果使用优质牧草,如苜蓿、羊草等,乳脂率就会大幅度提高。另外,乳蛋白率虽然受遗传影响更大,但是饲料也能对其产生一定影响,要获得较高的乳蛋白率,精料中必须含有优质蛋白。”

  一般说,2.8万亩有机地产出的饲料刚刚好能够供应养殖中心670多头奶牛的需要。为了避免天旱影响饲料产量,王占利还在内蒙古白旗租了1万亩备用地。

  670头奶牛的福利生活

  在王占利的养殖中心,奶牛们享受着特殊的福利生活。它们卧在松软舒适的沙床上,吃着无污染的有机饲料,喝着水温常年保持在9~16摄氏度的地下矿泉水。4000平方米的奶牛运动场上,每天定时播放着舒缓的音乐。音乐有助于奶牛放松心情,这不仅能够提高奶牛的产奶量,还能够有效防止奶牛因为精神紧张而在体内分泌激素,影响牛奶品质。牛生病的时候,所采取的治疗方式也有异于常规养殖,多数都采取调养方式,使用中药治疗。譬如,进入炎热的夏季后,奶牛很容易产生热应激反应,影响健康和产奶量。王占利就让人种上了薄荷,收割后给奶牛喂养。“薄荷是一种很好的中草药,用来预防奶牛热应激反应,成分天然没有副作用,同时还能美化环境。”

  奶牛的福利也在认证范围内,但是并没有强硬的指标规定,“我们是尽自己所能,让奶牛过上舒服的生活”。也许是因为亲历了有机奶生产体系的建设,王秀梅在言谈间总是不忘记向记者强调人与自然的和谐相处。本刊记者也看到,在《有机生鲜乳生产技术规范》上,“维护动物福利”被列为奶牛养殖的基本原则之一。

  杨敦启主任认为:“在有机奶生产条件下,考虑奶牛的福利较多,让奶牛快乐地产奶,这样出现乳房炎牛奶的概率就可以降低到零。”乳房炎是奶牛的高发病,常规的治疗方法是在奶牛患病乳房上直接注入抗生素,因此,在一定时期内抗生素会残留在牛乳中。牛奶中药物残留会危害消费者的身体健康,影响食品公共卫生,因此各国对抗生素在牛奶中的残留有严格限制。

  目前,养殖中心的牛存栏量稳定在670~680头,分为4个品种:纯奶牛型的荷斯坦,肉牛型的西川塔贝和利母赞,乳肉兼用型的娟山。娟山牛是他们饲养的主要品种,这种牛虽然产奶量不高,牛奶的乳成分含量却特别高,乳脂率在5%以上,乳蛋白率能达到4%以上。常规饲养的奶牛经过6个月的转换期后,生产的牛奶方可作为有机奶出售,在转换期奶牛按照有机方式进行饲养,生产的牛奶为有机转换牛奶。归原的奶牛已经全部经过有机认证,年产有机原奶1500吨。

  第一盒国产有机奶的诞生

  王占利告诉本刊记者,虽然市面上还有好几种号称“有机奶”的牛奶品种,但是可信度都需要打个折扣。“生产有机奶重要的一点是必须有单独的生产线,普通原奶绝对不能进入有机牛奶的生产车间。”他解释道,“从同一个车间里出来的牛奶,你怎么还能区分说这些是有机奶,那些是非有机奶呢?”正是这一苛刻要求,让原本想走代加工路线的王占利犯了愁。找不到经过有机认证的生产车间,只能自己来建,光算这一笔投入就要1100多万元。骑虎难下之际,延庆县政府向王占利表示了支持,于是他又咬咬牙贷款购买了全套设备,在李胜利教授的建议下开始生产有机巴氏奶。

  目前市场上的牛奶,根据加工工艺可以分为超高温灭菌奶(UHT奶)和巴氏奶,UH奶是利用135~150摄氏度超高温瞬时灭菌消毒,货架期一般都在半年以上,有的甚至能达到8个月。巴氏奶则是一种低温杀菌奶,必须在4~6摄氏度的条件下保存,货架期只有3到4天。“从各项参数看,低温奶营养成分更好,维生素A、E受破坏少,蛋白质变性少,一般温度超过130摄氏度,蛋白质就会发生变性,丧失生物活性。在美国、欧洲,低温奶在市场上的份额占到了80%~90%。”李胜利教授如是分析。

  现在,最让王占利自豪的就是归原自行研发的快速降温技术。“在杭州开会的时候,老外说自己的技术用一个半小时到两个小时可以把奶温从38摄氏度降到4~6摄氏度。”王占利一听乐了,“你这太慢了,我们只要3到5分钟”。外商不肯相信,到了归原亲眼目睹后才信服,“已经有七八个国家的人来想和我合作了”。

  有机奶的成本相当高,王秀梅指出:“就饲料这一项,拿玉米为例,一般的价格是每斤7.5毛钱,但是我们跟农户签订的合同是,每斤有机玉米的价格要高上30%到35%。另外,按常规养殖的饲料配比,3斤料可以出1斤奶,但是我们现在到不了这个数。”

  杨敦启主任从另一个角度给我们算了一笔账:“作为一个种养加销一体化的产业项目,有机奶产业链的每一个环节都大大提高了附加值,效益是非常可观的。像饲料的附加值提高了30%,生鲜乳的附加值则提高了一倍。现在王占利的有机原奶的定价是6块钱1公斤,这在某种程度上还是偏高了,因为我们国家的政策是对初级农产品免税,所以比较合理的价格应该是5块钱1公斤。而有机奶产品的出厂价格平均在8块钱1公斤,实际销售价格则达到了20块钱1公斤,当然,这和他采取的直销模式是有关系的。”他随即又补充了一句,“我们现在拿不到他的财务数据,但是按我们当初的理论计算,两年半应该就能回收成本”。

  从2004年注册成立归原公司,到2006年4月获得国家有机认证机构对饲料基地、有机原料奶、有机奶牛养殖、有机牛奶生产流程的全程认证,最终到2006年9月第一批有机奶上市,王占利花了整整两年,投入了1800多万元。他表示,在研发有机奶的过程中,他和所有员工都秉持了一个信念:宁可倒掉一吨,不能让一盒奶不合格。

  “变质奶”卖进了美国大使馆

  有机奶生产出来了,要卖到什么地方去呢?一盒500毫升的有机巴氏奶,出厂价18元,批发价20元,零售价则可高达三四十元。尽管有机奶的成本确实要比普通奶高出50%以上,但这样高昂的价格在普通消费者心中,显然还是很难得到认可。杨敦启主任对本刊记者说:“根据有机奶的保质条件,我们建议他采取点对点的直销模式,锁定高端客户群。”

  经过朋友介绍,王占利尝试着把有机奶送进了美国大使馆。使馆工作人员并没有立刻回复,而是让他一周以后再来,到时候再决定是否订购他的奶。第8天,王占利忐忑不安地来到大使馆,一个参赞将牛奶放在他面前,他一看傻了眼,包装盒胀包了,显然是变质了。怎么质量还是不行?他沮丧极了。一旁,翻译和参赞整整聊了10多分钟,最后却给了他一个出乎意料的消息:“他订你的奶!”说到这里,王占利不由得呵呵一笑:“当时‘轰’的一下,感觉真是180度的大转弯,那种心情哟。”参赞通过翻译向他解释,原来,使馆做了试验,在恒温下归原的有机巴氏奶只有7个半小时的保质期,酸奶的保质期也只有16个小时,充分说明产品没有任何人为合成的添加剂、防腐剂。王占利感叹,当时自己对有机奶还是不够了解,所以这么简单的事情却没有想明白。

  通过各国使馆之间的互相宣传,王占利很快打开了有机奶的销售市场,除了来自使馆的订单,归原有机奶的销售网络还覆盖了赛特购物中心、太平洋百货、新光天地,以及JennyLuo、乐活城、绿叶子等有机食品超市。王占利一脸笑意:“现在慕名前来买奶的人也很多。”不过,因为产量有限,归原接受的订单主要还是来自各国使馆,2008年占了70%,2009年因为经济危机有所下降,但是也占到了50%。“在超市卖的很少,主要还是起一个打品牌的作用。”王秀梅补充道。

  不过,杨敦启主任还是不无遗憾地表示:“由一个农民来驾驭市场化程度这么高的一个产品,他拓展市场和开发市场的运作能力还是受到了一定限制。像他每天生产3吨原奶,逢年过节可能供不应求,平时大概也就只能卖出一半,剩下的就只能按常规奶卖给三元、伊利。如果他开发市场的能力再高一些,从第一批有机奶上市发展到现在,3吨奶是远远不够卖的。”

  五年计划

  虽然王占利反复跟记者强调,因为受到有机奶生产技术条件的限制,归原现在的经营理念是“重质不重量”,但他还是踌躇满志地透露了公司刚刚出台的五年计划:准备用5年时间,将养殖中心的奶牛存栏量扩大到1万头左右,将延庆的奶牛养殖业统统纳入有机奶生产体系。

  在归原的宣传长廊上,本刊记者还看到了一幅生态农庄的循环经济示意图。现在归原除了生产有机奶以外,还承担了一项有机犊牛肉的研发课题。“我们打算建一个生态餐厅,专门提供新鲜的有机红、白肉,并利用农庄的沼气发酵池向餐厅提供沼气燃料。”王秀梅一面描述着,一面沉浸在对未来的憧憬中。

    【本网站转载文章无任何商业目的。对此如有异议,请与我们联系。】

    【本网站转载文章仅为学术探讨,不代表本单位观点。】

关闭窗口
 
 
 联系我们 | 网站地图 | 返回首页 

第四军医大学军事预防医学系营养与食品卫生学教研室  地址:陕西西安长乐西路17号